当前位置:彩妆小说网>同人小说>六零阔太只想搞事业> 52、第五十二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52、第五十二章(1 / 3)

("六零阔太只想搞事业");

戴宝蕴都不知道罗一鸣是从哪里得知自己在医院的,

本来的好心情全都被毁了,看着眼前这个原本在她印象中,最是温柔体贴的另一半,

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了。

她曾经是真的以为,

罗一鸣就是自己的救赎,她再无尽深渊里那个愿意伸出手拉她一把的人,

可是她发现,

原来不是,这个人伸出来的手,是要把她往更深渊的地方推。

想到这些,

戴宝蕴只觉得可笑。

如今的自己,

好不容易回归到了正常人的生活,哪怕如今自己要失去很多的东西,自己可能会再也嫁不出去,但是她无所谓,

她只想要自己一个人好好的生活,再也不想要跟罗一鸣在一起。

戴宝蕴冷漠的看着罗一鸣,“你跟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,

还想要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罗一鸣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脸,

哪怕我身体上有一些缺陷,可是你在我戴家得到的,已经足够了,

做人不能太贪心,你这样迟早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“我罗一鸣不信报应,只信筹谋。”听到戴宝蕴的话,

罗一鸣淡淡的回了一句。

依照他对戴宝蕴的了解,知道她是不会把自己的这些事情告诉戴成春的,不说别的,光是身体上的原因,戴宝蕴就不想要让别人知道。

要不然的话,罗一鸣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。

说句难听的,他就是看准了戴宝蕴,不想要丢这个脸,这才敢做出这种事情来,哪怕被对方发现了,他也有恃无恐。

罗一鸣看着戴宝蕴,呵呵的笑了笑,“我们现在这样是最好的结果,你的身体我碰不得,咱们结婚几年都一直没有孩子,迟早有一天会被人怀疑的,前些年我都替你糊弄过去了,宝蕴,我们年纪也不小了,这么过一辈子就算了,你为了戴家的名声,我也不想要离婚,咱们就这么凑合凑合一块。”

听着这番话,戴宝蕴总觉得罗一鸣还有下一句话,她奇怪于他这番话背后的目的,要知道之前罗一鸣说话可是难听至极,可现在却又来了一句这么过一辈子。

戴宝蕴觉得奇怪,不过从仕途上来说,戴宝蕴也觉得正常,罗一鸣这个人唯独对这个,是凌驾于任何一切之上的,这也是他能忍受不能夫妻生活这么久的原因。

原因是戴家能够带给他的利益,实在是太大了。

罗一鸣实在是不愿意放手。

只是如今的罗一鸣,已经不是完全听戴成春的话,反而和另一派的人走得很近,要是如此的话,戴宝蕴不懂,罗一鸣还硬要和自己在一起干什么。

戴成春早年间就给了罗一鸣很多便利了,他应该享受到的好处,都享受到了,何必还要自己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呢。

想到这些,戴宝蕴看向了罗一鸣,直接明了的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,今天找到我,你应该还有别的话想要和我说吧。”

“宝蕴,说实话,要不是你身体的原因,我是真的喜欢你,只有你才配得上我。”罗一鸣看着眼前的戴宝蕴,心中也多了几分感慨,除了那个不能启齿的原因外,戴宝蕴在外长得好,学识高,家境好,能娶到戴宝蕴,在众人眼里,都是罗一鸣高攀来的,只是可惜了。

他惋惜了一会儿。

随后罗一鸣看向了戴宝蕴,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,“我们年纪也不小了,你的情况你也知道你是生不了孩子的,可咱们结婚这么多年,总不能一直都生不了孩子,外头的人都会看我们的笑话,我是这么想的,这一次你说你住院,咱们正好对外宣布,是你怀孕了,其他的事情我来操心,十个月之后咱们就会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了。”

简单来说。

罗一鸣外面的小三,怀孕了。

为了他,对方愿意生个私生子出来,反正戴宝蕴没办法生孩子,以后罗一鸣有的,戴宝蕴有的,那都是这个孩子的。

是这个孩子的,也就是小三的了。

话说的没那么清楚明白,但是戴宝蕴也懂了。

戴宝蕴再一次被罗一鸣的厚颜无耻给刷新了三观,她气的整个人都觉得血液逆流,盯着罗一鸣半晌才说出话来,语气激动,“罗一鸣,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,你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,你还想要让我帮你养,你做梦!”

“你除了答应我,还有别的选择么,要想维持住你现在的美好形象,你能做的就只有答应我,这样你还是我罗一鸣的妻子,其他的都不会改变,你自己考虑考虑吧,是你自己一时痛快重要,还是戴家的名声,你的名声,你往后的人生重要。”罗一鸣看戴宝蕴竟然不答应,觉得可笑至极。

自己这个妻子,还是太过于天真了,不过没关系,吃点苦头就知道怎么选怎了。

说完话,罗一鸣就走了出去。

走出去的时候,白绣绣和苏明蕙虽然听的也是气愤至极,但还是稍稍避开了一些,没叫罗一鸣出来的时候发现她们。

苏明蕙不是戴宝蕴这个当事人,可是她好歹也是戴宝蕴的好朋友,听到这些话,实在是想象不到,这些年自己的好友是怎么跟这么一个男人在一起生活的。

简直是被欲望养的无法无天了,膨胀的不行。

苏明蕙抓着白绣绣的手,愤怒道:“这个罗一鸣,简直就不是人,以前还觉得我那三妹夫是个势力的人,看来这里还有个青出于蓝的,好在爸妈那边,从来没想过要去培养余伟民,要不然的话,估计也是养出来第二个白眼狼。”

戴家和苏家还是不一样的,苏家儿女都有,孩子多,精力肯定是没有戴家足的,像戴家娶了个戴宝蕴,相当于是拥有了戴家所有的人脉关系。

因为戴家没有儿子,就只有戴宝蕴一个女儿。

这个罗一鸣就是吃了戴家的所有红利,现在还这种态度,可不就是典型的软饭硬吃么。

可哪有这样的道理,吃软饭就得有吃软饭的样子,别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,不要脸也不是这么来用的。

听到苏明蕙的话,白绣绣也是觉得戴宝蕴可怜,她原本该有最美好的人生,若不是身体的原因,或许从一开始就不会和罗一鸣在一起,哪怕在一起了,她也很快就会清醒过来,重新选择一个人,而不是一直都在这段婚姻里无法自拔。

白绣绣见苏明蕙都说起了余伟民,只道:“三姐夫还没有那种能力。”

余伟民这人,野心有,但是能力不足,这样混日子是可以的,要想培养他上去,他自己就是个靠不住的。

因此,这样的人,对于苏明珠来说,反而是个好事情。

要是苏明珠遇到的,是像罗一鸣这样的,怕是也骨头也确实剩不了多少,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“这倒也是,现在余伟民到了乡下后,反倒是老实了,两夫妻的感情也好了。”苏明蕙说起这个,也还算是欣慰,不过转道又想起戴宝蕴,忍不住骂了一句,“小蕴这么优秀,本身配了罗一鸣就是低嫁了,真是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想的,竟然如此厚颜无耻!”

白绣绣也是刷新了三观,这种人大概是有天然的优越感,只要得到一点的成就,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,可是却从来不想想,自己的了不起是从哪里获得的。

两人进去的时候,戴宝蕴正看着外面的天,在那发呆。

她没有哭,眼泪早已经流干了,对于罗一鸣说出来的话,无论是什么话,她都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
听到有动静,戴宝蕴抬眸看去,瞧见是苏明蕙和白绣绣,她先是愣了愣,随后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我做孕检,想想你也还在医院,就说来看看你。”苏明蕙解释了一句,犹豫了一下后,又道:“刚刚我们还看到了你丈夫了。”

闻言,戴宝蕴就知道刚刚那番话,怕是都听到了,她本就没有打算瞒着苏明蕙和白绣绣,这会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看向了白绣绣,说道:“绣绣,你之前说,要让对方付出代价,叫我暂时不要离婚,你能告诉我怎么样能让对方付出代价么?”

她现在没有之前想的那么简单了。

罗一鸣敢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,她凭什么要让他这么轻而易举的抽身。

出轨的人就应该受尽社会的唾弃!

白绣绣看戴宝蕴是打算好离婚了,她想了想道:“你知道对方的在外面的女人是谁么?”

“是罐头厂的一个女职工。”戴宝蕴看得清清楚楚,毕竟是她亲自抓*奸的,对方是什么人,她也早早的就调查好了。

对这个女职工有印象,是因为对方还来过自己家里。

当时说是帮厂长送东西过来,因为罗一鸣跟罐头厂是有些公事在上面的,戴宝蕴估计就是那个时候,两人勾搭上了。

亏她见了这女职工还没有怀疑什么,连对方说话带刺都没听出来。

简直就是无条件的信任罗一鸣。

现在想来,可笑至极。

白绣绣点点头,说道:“那既然对方是谁,你都清楚的话,我觉得,不如找个人去写封举报信,直接就叫人来抓个现行,这样人证物证都在了,对方想要不抵赖都难。”

这是最有效的办法了。

更别提罗一鸣还是公职人员,这种事情肯定是要严惩的,至于那个女职工,做得出这种事情来,那接受这种后果,那也是她应该承受的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