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碰上对手(1 / 4)

不是被挑断了手筋和脚筋吗?

为什么还能坐起身?

阙玉朝手腕上看去,没有瞧见血肉模糊的一面,手筋是好的,连皮肤都没破,脚腕处也完整无缺。

是做梦。

好端端的,居然做这种梦。

阙玉心有余悸的转了转手腕,想了想,打开小门伸出头朝外看去。

已经是深夜,天空漆黑一片,像野兽的大嘴,要将人吞噬了一样。一个人就那么安安静静坐在黑暗的中央,消瘦高挑的背挺得笔直,还跟以前似的,一双手放在膝盖上打坐。

周身灵气疯狂流转,吹的她发梢和衣角飘起,白袍飞舞,越发显得人仙气十足,要立地飞升了一般。

可能是察觉到他的异样,阙玉听到有人用平淡的宛如白开水一般的声音问。

“怎么了?”

每次都这样,只要他有什么,那边第一时间就能发觉。

修仙者听觉、嗅觉等五感灵敏,他在船后的动静,她尽数掌握。

一开始确实让人不安,就好像自己被八光了在她面前一样,一点隐私都没有,他甚至察觉不到自己脱衣裳时她有没有用神念观察。

睡着时她会不会透过法衣观他的身体。神念是一种无形的东西,只要她想,钻入他体内连他的皮肉、骨头、内脏、任何地方都能看到,根本藏不住。

普通人在面对修仙者时是彻彻底底的绝望,就像玩物一样,只能任由修仙者作为。

现在的他无疑和普通人差不多。

但很奇怪,他就是有一种她很尊重他,不会那么干的感觉。

她就像黑暗里的一盏灯,莫名让人安心。

阙玉感觉自己急促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,郁闷道:“没事。”

做了个噩梦而已,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噩梦,心里也大概有底。

她对他太好,以至于产生了一种逃跑是对不起她的心思。

还有一种想法,总觉得自己跑了两次,会激怒她。亦或者希望她坏一点,那下次就可以跑的光明正大,问心无愧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