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彩妆小说网>都市言情>大清第一作家> 第 51 章 我月事来了先走一步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51 章 我月事来了先走一步(1 / 2)

告诉未来福晋?

不行,未来福晋还没有嫁到他家,现在还不是告诉她的时机。

皇叔祖培养他时就耳根提命,不能感情用事失了理智,有些事情是必须要有底线的。

比如“八格格”的身份,未来福晋还不是正式福晋,没有嫁给他,他就绝对不能说出口!

良好的职业素养在约束着胤禩,皇叔祖明知道他不能说,现在给他出这个难题,就是为了看他乐子的。

胤禩不由烦恼:这个师傅,怕是哄不好了。

现在师傅没有哄好,还得罪未来福晋,难道鱼和熊掌真不能兼得?

胤禩不想做选择,他就想两全其美,这个也要,那个也要,就很贪心的啦!

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种在刺激边缘徘徊,稍有不慎就会全都玩完的境况。

胤禩掩饰能力已经在大哥、二哥、四哥的磨砺下登峰造极,半点没有让郭络罗氏看出不情愿来。

她们坐马车来到商业最繁华的地方,今日作女装打扮,就去有雅间、有内室的店铺。

说好了要逛首饰店,沿途胤禩就总想转移郭络罗氏注意力。

“不如我们逛逛成衣店去,”胤禩悄悄怂恿道:“我还差两件男装扮相与骑装。”

郭络罗氏听她提起骑装,眼眸一亮:“姐姐也喜欢骑马吗?”

她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喜欢去郊外的庄子,在那儿的马场跑上几圈。

胤禩矜持道:“略通骑射。”

“以姐姐的自谦都能说出略通骑射,那定是很精通了,”郭络罗氏轻松笑道。

一般的成衣店里人员混杂不适合她们逛,人们都是买了布料回家做的衣裳,像安亲王府,都是自家裁缝做的衣裳了。

但是“狐仙成衣店”不一样!

狐仙成衣店,自然是倾城的商铺了,那是如今京城最炙手可热的成衣店,有独立内室与小二跟随,衣裳设计精美绝伦,价格高昂,面对贵女贵妇群体。

当然也不是胤禩去经营的,而是由当初那位善于开动经商脑袋的掌柜所经营。

胤禩一边拖着时间,一边绞尽脑汁。

宋明以后,女子穿耳之风盛行,大清的贵女们很少有不钻耳洞的,因为在满族女子间一耳戴三钳是风俗,可一个耳朵就要有三个洞,那一共得要有六个耳洞啊!

郭络罗氏只当是思颖姐姐与她一样爱逛商铺,挑挑选选,逛得还挺尽兴,如果再给她来半天,她还能接着逛。

逛了成衣店,首饰店就在眼前了,也幸亏已经到了狐仙成衣店,边上的首饰店也是自家开的,他得想办法与下属们里应外合。

胤禩想着,他自己没有耳洞,可以换成会伪装成花娘的下属来顶上,下属本身就是女儿身,有六个耳洞呢!

可问题是,郭络罗氏一直挽着他,他有点担心万一他提出来要去更衣(上茅厕),她会不会也跟过来?

郭络罗氏恍然不觉他心不在焉,每当她有什么要求的时候,思颖姐姐都会温柔地满足她,害她都不好意思了。

她先提出了要去看项链,胤禩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论挑项链、头饰的眼光,他们之间却有大差异。

郭络罗氏喜爱简单又不失大气的,而胤禩,他挑的全都是或闪闪放光,或张牙舞爪繁琐至极的。

眼光土也就算了,他还挺陶醉,就对这些暴发户般的繁琐首饰、艳丽首饰情有独钟。

郭络罗氏犹豫了一下,悄悄告诉他:“这头饰比较适合四十多岁的当家太太。”

分明是适合婆婆的气场,思颖姐姐一个清雅如莲的却想往头上戴!

胤禩对挑女子头饰懵懵懂懂,不由笑问她:“不如敏慧帮我挑一些适合我的?”

郭络罗氏给他笑容晃了一下,不疑有他,挑选起了簪子、钗与头花。

这些小玩意,她能说得头头是道,对着胤禩一通比划,笑着将好看的簪子插在他发髻上欣赏。

胤禩还是没有想到该怎么逃走挑耳饰,心里头装着事。

可能是因为未来福晋比他年纪小,他就下意识地谦让她,去哄小姑娘开心,所以就算给她调戏两句,除了脸红,胤禩也没生气。

时间约拖了一个时辰,郭络罗氏兴致不减,还打算继续买买买,耳饰就在眼前,胤禩眼神心虚地乱飘。

下属在他耳边悄悄告诉他:“宫里传消息,九阿哥来找您,发现您不在。”

新的麻烦来了,胤禩得快点赶回去,下属暗暗着急,她想帮大人忙,可帮不上!

郭络罗氏回过头来,笑着问他:“思颖姐姐,这套耳饰莹白如玉,戴起来仙气飘飘,适合你的气质。”

耳饰上的钩子,闪烁着惊人的寒光,情况紧急,危机四伏!

胤禩急中生智,脸色蓦然一变。

他鸡贼地弯下腰来,捂住了自己肚子……

郭络罗氏忙扶住他,紧张道: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

胤禩发挥出了十二分的演技!蹲下来虚弱道:“我下腹突然有些不适,恐怕不能再陪妹妹逛了。”

郭络罗氏一愣,惊道:“姐姐这是月事突然来了?”

胤禩本来想说自己吃坏了肚子,一听未来福晋直接为他补充了理由,心里一想这理由比吃坏肚子还棒!

于是他点了点头,疼得直抽气。

“你也不爱惜自个儿,算准了每个月的月事时间,快来的那一天就乖乖待在家中,我们还可以另外定日子的,我又不会在意多等几天,”郭络罗氏无奈道。

胤禩:“…………”

竟然还有这种用月事推掉邀请的操作?!

胤禩脑袋后边冷汗哗哗地流,疯狂补救:“我每月小日子不准。”

郭络罗氏有些担忧:“莫非姐姐天生体寒?可有请太医调理过?”

“是啊,天生体寒,已经调理许久了,今日之约恐怕要失陪了,倒是扰了妹妹雅兴。”

郭络罗氏担忧道:“姐姐就不要与妹妹生份客气了,自然还是姐姐身体最重要,我又怎会与你计较这些?难怪今日见姐姐面无血色,原来是月事将来。”

如月宫嫦娥的姐姐,连生病都那么我见犹怜。

郭络罗氏还挺怜香惜玉。

胤禩:…………

他只是涂了厚厚的底妆,又少抹了腮红!

有惊无险地蒙混过关,胤禩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郭络罗氏,柔声便道:“我回去以后就给妹妹写信。”

郭络罗氏向他挥挥手,爽气道:“好,等姐姐下回身体好了。我们再约见面。”

胤禩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待他一乘上马车,顿时就放松下来了。

“好险好险,得亏没到最后。”

他拍了拍心口,抱怨似的对打扮成丫鬟的下属道:“都是师傅害得我那么狼狈!”

下属无奈笑道:“还好大人急中生智。”

这位难得的女性下属,笑得肚子都隐隐泛酸。

天呐,竟还有假装月事来了这等操作!实在令她大开眼界,玩还是大人会玩。

胤禩开始动作迅速地卸妆换装,一边询问下属:“胤禟那边怎么样了?”

下属边给他递东西,边快速禀告:“九阿哥待在您屋子里不走了,属下们来禀告李公公没能拦住九阿哥,又因李公公闪烁其词的掩饰,九阿哥猜测爷是偷溜出宫去了。”

“还好,九弟既然猜到我是出宫,不会太过声张,我有办法掩饰过去,”胤禩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,镇定地指挥马车:“快让人去印书的地方,将第六篇到第十篇,总计五篇《师尊》都拿上。”

胤禩赶场子般溜回了宫里,还在阿哥所外头之时,就看见了来堵他的十阿哥胤誐。

“八哥,你有小秘密了,”胤誐严肃着肉嘟嘟的圆脸,控诉胤禩:“你出去玩都不带弟弟们!”

胤禩比了个嘘声的手势,惊讶道:“没想到这都让你发现了,十弟别嚷嚷了,可别让九弟也知道了。”

听见他还想瞒着自己,接到胤誐通风报信的胤禟气得冒了出来。

“八哥都给十弟抓包了还想瞒着我,你一点都不和我亲了。”

胤禩想了想,小声道:“先来屋子里吧,我这是出去印书了,别让汗阿玛知道,你们要看吗?写到了一共到第十篇呢!”

听他解释,胤禟也不与他计较了,兴致勃勃地拿起《师尊》之后的五篇,笑得眼眸弯了起来。

“这是八哥新印的,其他兄弟都还没有吧?”

胤禩眨眨眼,兄弟们还没有,但是未来福晋有。

“当然,既然让九弟和十弟发现我了,不如这些就当做贿赂给你们,请你们别将我偷偷出宫的事儿说出去。”

八哥的甜言蜜语,说出来总会将胤禟哄得很开心。

胤誐道:“四哥原本不是今天约了八哥下棋吗?”

胤禩去瞅瞅这一脸憨厚模样,实则尽捣乱的小坏蛋。

十弟看似愚钝,实则心眼鸡贼着。

九弟看似精明,实则心眼又实在。

这两个弟弟凑在一起,犹如胤禩左右两边的哼哈二将,在七哥胤祐接手朝廷内务,与其他兄长们一起办差后,就他们仨小团体关系最好了。

结果八哥不仅与他们好,还让讨人厌的老四给拐走了。

胤禟气得牙痒痒,每次只要是胤禛在场,都会挤在胤禩身边彰显自己的地位,闹得胤禛一脸莫名。

现在乍一听胤誐说起“四哥”,胤禟机敏地竖起了耳朵。

胤禩温声解释道:“四哥去帮二哥了,一时没了闲暇时间,我今日是最后一天沐休,这不就挑了空闲,去拿《师尊》剩下的五篇。”

胤禟还嘀咕:“明明是他先约你的,怎么说爽约就爽约。”

“既然是帮太子办内务,那就是正事,下棋什么时候都可以的。”

胤禩将他们迎进来后,一下子就拯救了被胤禟盯着哆哆嗦嗦的李多福。

胤禟与胤誐来找他,可不仅仅是为了逮住他出宫玩。

“八哥,我们商量好了,日后我们长大出宫建府,不如比邻而居?”

胤禟是生怕八哥以后单独飞出去了,他与胤誐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时候,就在念叨以后出宫独立的事。

因为胤禟比胤禩小了两岁,汗阿玛将阿哥们之间的年岁给划在了他们之间。

此前出行塞外,就是划到了胤禩,八阿哥以前的阿哥都去,九阿哥开始的算小阿哥留在紫禁城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